核心提示:【名句·出处】 养身者忘家,养志者忘身,身且不爱,孰能忝之。(《韩诗外传》)【原文·语境】原宪居鲁,环堵之室,茨以蒿莱,蓬户瓮牖,桷桑而无枢,上漏下湿,匡坐而弦歌。子贡乘肥马,衣轻裘,中绀而表素,轩不...【名句·出处】
养身者忘家,养志者忘身,身且不爱,孰能忝之。(《韩诗外传》)【原文·语境】
原宪居鲁,环堵之室,茨以蒿莱,蓬户瓮牖,桷桑而无枢,上漏下湿,匡坐而弦歌。子贡乘肥马,衣轻裘,中绀而表素,轩不容巷,而往见之。原宪楮冠黎杖而应门,正冠则缨绝,振襟则肘见,纳履则踵决。子贡曰:“嘻!先生何病也!”原宪仰而应之曰:“宪闻之:无财之谓贫,学而不能行之谓病。宪、贫也,非病也。若夫希世而行,比周而友,学以为人,教以为己,仁义之匿,车马之饰,衣裘之丽,宪不忍为之也。”子贡逡巡,面有惭色,不辞而去。原宪乃徐步曳杖,歌商颂而反,声沦于天地,如出金石。天子不得而臣也,诸侯不得而友也。故养身者忘家,养志者忘身,身且不爱,孰能忝之。《诗》曰:“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;我心匪席,不可卷也。”
——韩婴《韩诗外传》节选

【释义·点评】
志:心志,精神。孰:谁,什么。忝:羞辱。
保养身体的人会忘记家庭,保养精神的人会忘记身体,身体尚且不爱惜,什么又能羞辱得了他?
“养身者忘家,养志者忘身,身且不爱,孰能忝之”,是韩婴对子贡与原宪相见故事的议论。他认为原宪是注重君子精神而忽略物质生活的人。原宪不以为自己的贫穷是毛病,“学而不能行”才是毛病。所以韩婴认为原宪是“养志者”,没有什么物质的东西缺少可以让他觉得耻辱。